我曾經訪問過施寄青二次,寫過她三次新聞、一次書摘,在這當中只接過她一次電話,那通電話她打來罵我。因為新聞是真實的,所以,她沒有兇,只用一句話做結尾,她要我想想,會有什麼樣的因果。

   那是我寫第二次新聞時,後來,在今年她出新書《當頭棒喝》,有關她與紫靈老師一起幫人看前世今生通靈的故事,我覺得內容極有趣,也很適合報導,所以,我就請紫靈老師幫我問問看,可以接受採訪嗎?

   當時施老師並沒有馬上答應,只跟紫靈要了我的電話,沒多久接到電話,「我是施老師..」當時我嚇了一跳,電話那頭她依舊是說話犀利,念了我一串,最後還是以寫新聞也要注意因果,因為那是自己要來承擔的,當下我只能回答「是」。

   後來書正式出版,施老師居然同意接受我的採訪,原本以為氣氛會很僵,但那天談得很多,也很愉快,施寄青還是那個模樣,罵人總愛用「狗屁」二字,我本以為,她忘了之前罵我的事了,就在採訪結束後,把攝影跟出版社的人都趕走後,獨獨把我留下來,對我說,「怡雯,我會接受你的採訪,就是要跟你了緣!」

   施寄青說,他兒子與龍君兒的女兒分手一事,當時她希望我不要寫,因為二個年輕人原本還有機會復合,卻因為寫了新聞,曝了光後就沒機會了,這是他們二個人之間的事情,外界不該因為二個父母都是名人,而讓事件曝了光。

   又說,她跟我因為這件事,打電話罵了我,結下不好的緣,所以,她接受採訪,就是要來與我了緣,了了緣後,下輩子二人不必再碰面。

   那天採訪結束的後續,我跟施老師、紫靈一起吃晚餐,聊了很多,其實,我知道寫一篇新聞,可能造成的影響與可能結下的緣,但不見得每一次都能順利了緣。

   新聞工作從事多年,每每寫一篇新聞,只要是負面時,總不免會提心吊膽,那是一種心虛,並不是新聞有問題,而是心中總覺得,這種新聞有什麼好寫,讀者看了沒有好處,當時人看到更氣,自己又種下多少惡因緣呢!

  多年前曾有幸去見到證嚴法師,當時她一知道我是記者時,就牽著我的手說,「妳要知道喔,妳寫出來的新聞,不是只有一個人看到喔,而是很多人看到!一定要注意喔!」這句話我一直記在心上。

  有個朋友常說,記者就像是個關在玻璃瓶裡的青蛙,看似前途光明,其實根本就沒有路子,天天寫的新聞,寫完就結束,有時多一個朋友,但更多時候是多一些埋怨自己的人,唉,這個工作最冤枉的地方就是,我不認識你,卻可能得罪你,偏偏又無法像與施寄青一樣,能夠有機會了緣。

   我問過施寄青,又不是每個人都有機會,來找你看前世今生,她笑著說,前世今生看不看不重要,二個人會碰在一起,一定有其原因,無論是好是壞,反正就是善了,如果,當下無法善了,也要記得隨時隨地的對著宇宙、天地、萬物、眾生、自己、有意無意被自己傷害的人事物等,做最誠心與深刻的懺悔,只要出最深的內心深處,就能化解一切,了結一切緣。

  四句真言,是施寄青最愛跟大家談起,這是出自於《零極限》書中,也是她最後二本著作《當頭棒喝》書的結尾,希望大家都能了卻一切緣。

 

對不起,請原諒我。謝謝你,我愛你。

10356252_10200234788588910_6366555831919845711_n

 

 

文章標籤

雯雯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6) 人氣()